●南方日報記者 陳晨
  18日晚上10點多,在暴風暴雨中淋了一晚的覃鬥鎮鎮長朱慶、流沙村村支部書記尹省等鎮村幹部艱難回到村委,雖然身體還隨著辦公樓在狂風中不斷“戰慄”,但心裡卻暗自放鬆:“這麼大的颱風,村民應該不敢回到漁排了。”
  19日颱風過後,流沙村未有一處傷亡的報告。記者採訪發現,覃鬥鎮村幹部不僅在颱風來臨前“點對點”地通知到位,更在颱風來臨之時冒險“死守”碼頭2小時,防止養殖戶回到海上查看漁排,看護生命。
  開著“大飛”通知600多養殖戶上岸
  雷州市覃鬥鎮流沙村位於雷州半島的西部沿海,此次“威馬遜”來襲,流沙村是直面颱風的“最前哨”之一。
  村支書尹省介紹,沿著海岸線連綿超過十公里,密密麻麻都是養殖漁排,整個村子有600多個養殖戶,“漁排里養了不少或貴或平的魚,每圍的價值超過10萬”。
  早在颱風來襲的前幾天覃鬥鎮就接到預警通知,隨後50多名村幹部分配到18個村委會裡,每個村幹部掛點不同的村,要求包括:危房、五保戶以及低窪地帶村民轉移住處、低窪處人口轉移、養殖戶不允許在海上的漁排里住。
  覃鬥鎮鎮長朱慶負責流沙村。接到通知之後,他和邊防、漁政的幹部們開著“大飛”,挨家挨戶地通知養殖戶,反覆強調颱風來臨當日要上岸躲避。“600多戶一戶戶過關,點到點地提醒,生怕漏過一個”,朱慶說。
  怕被吹走揀靠牆角落站立
  18日中午,朱慶和尹省和其他村幹部早早來到流沙村,做最後的上岸動員。擔心有些“死硬”的養殖戶就是不上岸,派出所的同事也參與了此次動員活動。“到時也只能強制上岸了”,朱慶說。
  流沙村人尹肖的漁排離流沙港最近,距離只有50米不到。他和哥哥從2000年之後開始做養殖生意,現在一共有兩個漁排,加起來超過30萬元。尹肖還在漁排上安了個小屋子,他和哥哥長期住在海上,養殖給他們帶來了超過2萬元的年收入。
  下午4時,在幹部們將近4小時勸說下,尹肖才給漁排綁上最後一根繩子後乘船上岸。像他這樣遲遲不願上岸的養殖戶還有十幾位。
  確定所有養殖戶都上岸之後,朱慶等人再分成三組,各自把守流沙村沿岸的流沙、漁港和東村三個碼頭。“就怕養殖戶回漁排去。”當晚7點之後,狂風大作,朱慶等村鎮幹部在岸邊死守,因為擔心“一不小心就會被吹走”,他們只能揀著靠牆的角落併排站立。晚上9時之後,看著風勢越來越大,幹部們估摸養殖戶“不敢來了”,才放心回去。
  養殖戶估算損失待復產
  19日早上5點,尹肖早早來到漁港碼頭,看到不遠處的自家漁排已經被狂風“生拆”——木排橫七豎八地漂在水面上,早已不成形狀,木頭碎屑到處都是。而且,本來墊在木排之下的泡沫已經浮起,這意味著養殖的魚已經破網而出。
  “這批魚我養了15個月,就指著他們掙些錢,現在多年的積蓄都沒了。除了魚,兩個漁排和漁排上的房子也毀於一旦。”尹肖說,看到漁排的那一刻他覺得很痛心,欲哭無淚。
  上午9時,在村委會待了一夜的朱慶和其他鎮村幹部一起回到流沙碼頭,看到海面上白茫茫的塑料泡沫和橫七豎八的漁排。“這次颱風村民損失慘重,估計所有養殖戶損失的價值不會低於千萬”。
  中午,南方日報記者在流沙碼頭看到,碼頭邊上聚集著眾多海上養殖漁排的主人,正排隊等船划到自己的漁排去查看。
  朱慶告訴記者,“我們儘快統計了災情,發現村民沒有傷亡的報告,心頭的大石才算落地。但這次村民的損失也很大,我們要儘快幫他們恢復生產。”
  南方日報記者直擊雷州災情,廠房兩小時變廢墟,村民感嘆——
  “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風”
  18日晚“威馬遜”颱風由徐聞龍塘鎮登陸後,馬不停蹄地直逼雷州,雷州西部沿海地區覃鬥、烏石、龍門等鎮直面颱風的衝擊。經過颱風一夜肆虐,南方日報記者19日在雷州境內的龍門、覃鬥、雷城等地直擊一線災情。
  截至19日22時,全市暫未發現人員傷亡,沒有一宗水庫垮崩,沒有一處堤圍潰堤。
  雷城:樹木被連根拔起
  19日早上,經過颱風一夜襲擊後雷城逐漸恢復平靜。8時30分,記者看到,雷城內多處樹木被颱風吹斷,折斷的樹枝散落在路面上,不少樹木被連根拔起。
  在城區主幹道西湖大道上,平均每隔50米即可見到一棵倒樹。由於一大早已經有環衛工人在清理樹枝,並未出現道路擁堵的情況。遭風襲之後的雷城中尚有多處積水,廣告牌、垃圾和電線遍地撒落。雖然城內仍颳風下雨,但市民的出行基本恢復正常。
  截至19日20時,雷州市有21個鎮(街)186條村委會受災,受災群眾73萬人,緊急轉移16.8萬人。全市房屋損壞6442間、2147戶(其中嚴重損壞2656間、885戶);農作物受災91.95萬畝;林木受災31萬畝;苗木受災19萬畝;魚蝦塘受浸16.5萬畝,漁排受災3.1萬箱,貝類受災86畝871噸;損壞堤圍11處,長32公里,受損中小型水庫5宗,山塘22宗,沖壞排灌渠道31段,長33公里。
  龍門:木材廠廠房變廢墟
  從雷州城區往龍門、覃鬥等靠近颱風登陸地的鎮行走,記者留意到,下了沈海高速進入省道290之後,一路上可看到多間廠房倒塌,很明顯是颱風肆虐後留下的慘象。
  在雷州龍門鎮平湖村的德易木材廠,面對變成廢墟的廠房,黃權欲哭無淚。“昨晚7點開始颳風,我們已經提前給廠房和圍牆加固了,沒想到還會這樣,這次要血本無歸了。”
  記者看到,大約占地10畝面積的木材廠坍塌成一座廢墟,房子的頂蓋被掀翻,支柱倒塌,掉下的鐵皮和梁柱雜亂無章地堆在一起。生產膠合板的原料以及成品和半成品浸泡在水中,辦公桌、電腦、賬單、衣服等物品被風吹得遍地散亂。
  黃權說,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風,這工廠抵抗13級的風是沒問題的,但怎麼也扛不住17級。“昨晚外邊的風吹得像放鞭炮一樣,10點之後就眼睜睜地看著倉庫、工廠、員工宿舍相繼倒塌,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。這次損失有200萬元。”
  同樣的情形發生在十多公裡外的龍門鎮那雙村,粵海膠合板有限公司的老闆黃海對著眼前的鐵架廢墟發愁,工人正進進出出清理場地。也是在一夜之間,占地近萬平方米的廠房坍塌,黃海直言保守估計損失800萬元。
  值得慶幸的是,黃海工廠里的100多名員工毫髮無損。黃海解釋,知道颱風要來,提前安排廠里的員工去村委會辦公樓躲颱風,只留下自己在廠里看守。“工廠從2007年開始,慢慢做到現在這麼大,還解決了周邊村裡100多位老鄉的就業問題。就是晚上8點到10點之間,我這半輩子的積蓄兩小時就完了。”
  覃鬥:果農損失以百萬計
  省道290從龍門鎮繼續往沿海的覃鬥鎮走,記者留意到,省道290兩旁很多樹枝都被折斷後掉入道路當中,不少村民在清理樹枝。路邊大片大片甘蔗地、木瓜地和菠蘿地則呈現出觸目驚心的景象:數米高的果樹齊刷刷被攔腰折斷,被折斷的樹枝指向颱風掃過的方向,剛剛結上的果實則撒在一邊。記者看到,很多結果的香蕉已經有指頭般大小。
  50多歲的那雙村支部書記吳兆亮昨日忙了整整一天,提起村民的損失他直搖頭:村民辛辛苦苦種了一年的桉樹、甘蔗和菠蘿就這樣被颱風摧毀了。“我們已經提早幾天挨家挨戶通知村民,只是颱風實在太猛。村民現在也為復產發愁。”
  覃鬥鎮圩鎮一林姓村民50多畝的香蕉地被毀,他直言被颱風“打劫了”,200多萬元打了水漂,“颱風前香蕉已經賣2塊多一斤了,颱風後肯定要漲到3到4塊,我50多畝香蕉地種了近萬棵香蕉樹,每棵香蕉樹產60多斤,眼看著下個月就能割來賣了呀!”不過他也坦言,自己損失尚小,那些承包了上千畝的蕉農才是真正血本無歸。
  在覃鬥鎮的主幹道上,記者看到十多條電線桿齊刷刷倒向一邊,拇指粗的電線密密麻麻地懸吊在路上,阻斷了前往流沙港的道路。這使得很多車輛不得不繞道前行。南方日報記者 陳晨
  統籌:謝苗楓
  南方網直擊超強颱風“威馬遜”專題:http://news.southcn.com/zhuanti/wmx/node_297831.htm
  ?鏈接?
  省軍區1400官兵轉移2000群眾
  18日至19日,省軍區司令員蓋龍雲趕赴徐聞指導救災,省委常委、省軍區政委黃善春坐鎮省軍區作戰值班室指揮行動。
  省軍區建立24小時專項值班,災情發生後,省軍區部隊聞令而動,湛江軍分區在自身受損嚴重的情況下,出動官兵和民兵預備役1400餘人,各類車輛40多台,轉移安置群眾2000餘人,搶運物資20餘噸,疏通道路60多公里,協助加固堤壩13處。洪奕宜 周建明
  徐聞縣30多萬群眾受災
  “威馬遜”7月18日正面襲擊徐聞縣,據初步統計,徐聞縣全縣受災人口30多萬;倒塌損壞房屋19000間;損壞堤防31處、堤防決口8處、護岸20處、水閘12座;沖毀塘壩64座;水利直接經濟損失重大。鐵路中斷15條次;公路中斷5820條次;港口關停8個次;農作物受災面積10.5千公頃;農作物成災面積9.1千公頃,其中糧食作物2.4千公頃;農作物絕收面積7.28千公頃;水產損失1.8千公頃;農林牧漁業直接經濟損失巨大。
  梁文悅 崔財鑫 劉衛  (原標題:死守港口2小時“看護生命”)
創作者介紹

棉被套

ye91yex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